当前位置: > 凯时 >

那些与登山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企业品牌为何要为登山慷慨解囊?

2020-06-01 23:19字体:
分享到:

  在中国,亲手将旗帜插向七大洲高峰的企业家不在少数,但业外品牌直接赞助登山的例子却并不多见。

  思念食品、货拉拉、金凯德门业、雪花啤酒、朗诗地产......光听这些品牌的名称,就与登山运动八竿子打不着,但它们却甘愿为登山解囊相助。

  冠名、拉旗、报道、讲座、战略合作...借由中国大众对高山世界的关注提升,业外资本与登山爱好者们能否实现双赢?

  2019年10月中旬,香港著名女性登山者Ada(曾燕红)带领国际女子登山团队登顶尼泊尔境内海拔6659未登峰,并将此山命名为“货拉拉”(英文名:LALAMOVE)

  这个国际女子登山队成员共4名,她们分别来自中国香港、尼泊尔、墨西哥、秘鲁。4位女登山者身着赞助商logo服装,在夏尔巴团队的协助下,通过了未登峰的冰裂缝、岩石等风险路段,完成了登顶。依据尼泊尔官方规定,她们获得了该未登峰的命名权。

  以登山圈惯常的视角与态度,这不过是今年喜马拉雅地区诸多商业登山行为之一,有人甚至对这样的命名行为有些反感。

  但从货拉拉自己的报道反响看,“货拉拉山”着实为货拉拉企业形象增益不少。其官方公号的文章阅读量、点赞、评论远高于户外圈。

  有了货拉拉的支持和精神上的鼓励,我才能实现一个个的登山目标,也是货拉拉给了我机会去引导更多年轻人勇敢前进,未来我会尽最大努力跟它一起成长。

  有了货拉拉的支持和精神上的鼓励,我才能实现一个个的登山目标,也是货拉拉给了我机会去引导更多年轻人勇敢前进,未来我会尽最大努力跟它一起成长。

  “做人如果无梦想,同条咸鱼有什么分别?”Ada(曾燕红)在香港演讲时如是说。

  在今年早些时候,由金凯德门业独家赞助的中国首支民间女子登山队(Ada也参与其中)也完成了她们的珠峰首登。

  5月22日,中国民间女子登山队“珠峰玫瑰”成功登顶珠峰,展示金凯德旗帜。

  略观2019年全年,对登山领域有投资和赞助的业外品牌不胜枚举:中信银行、朗诗地产、天安人寿、凯时......业外企业赞助登山,似乎成了一件很时髦的行为,这在十多年前,还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2004年10月25日至11月17日,曹峻、陈骏池等七名民间登山爱好者组队前往四川四姑娘山,攀登海拔6250米的“蜀山之后”幺妹峰。这是中国人首次尝试攀登这座高技术型山峰。

  这个队伍有一个非常文艺的名字——“中国思念登山队”,取这个名字,倒不是为了思念哪位姑娘,而是因为这只登山队获得了来自思念食品的独家赞助。

  路上,大家都一致同意登山队的队名叫“中国思念登山队”非常好,老马咧着标志性的大嘴憨厚的笑着:“总比叫思念食品登山队好多了!”,从我第一眼看到老马起,就一直感觉到他非常的高兴,是从内心散发出来的高兴,什么时候都有一种笑意浮现在眉宇之间,我也微笑了,那是登山者将要亲近自己喜欢的雪山之前无法隐藏的快乐!(文段来源:2004年行前搜狐记者李兰的报道)

  路上,大家都一致同意登山队的队名叫“中国思念登山队”非常好,老马咧着标志性的大嘴憨厚的笑着:“总比叫思念食品登山队好多了!”,从我第一眼看到老马起,就一直感觉到他非常的高兴,是从内心散发出来的高兴,什么时候都有一种笑意浮现在眉宇之间,我也微笑了,那是登山者将要亲近自己喜欢的雪山之前无法隐藏的快乐!(文段来源:2004年行前搜狐记者李兰的报道)

  思念登山队共7名攀登队员:曹骏、陈俊池、陈泽刚、曾山、康华、贾贵廷、马一桦。

  15年后的今天,问到思念食品赞助这档事,负责当时拉赞助的陈俊池先生倒是云淡风轻:

  思念食品当时是有朋友居间介绍的,算友情赞助吧。拉赞助整个过程也比较顺利,当时赞助登山还是刚开始,它们对登顶也没有强求,因为当时也给他们介绍了下,难度比较大,他们也理解。

  思念食品当时是有朋友居间介绍的,算友情赞助吧。拉赞助整个过程也比较顺利,当时赞助登山还是刚开始,它们对登顶也没有强求,因为当时也给他们介绍了下,难度比较大,他们也理解。

  2004年11月17日上午,陈骏池(左)与队员陈泽刚在幺妹峰顶展示国旗。

  这次攀登是国内攀登风格由海拔要求向技术要求转型的一次具有代表意义的攀登,也是近20年来国际登山运动的演变的体现之一:如大兵团式的围攻战术已成为昨日黄花,小部队的阿尔卑斯式攀登正日益受到攀登者的推崇,追求攀登高度正在向难度转变。(文段来源:2004年冲顶前搜狐旅游的报道)

  这次攀登是国内攀登风格由海拔要求向技术要求转型的一次具有代表意义的攀登,也是近20年来国际登山运动的演变的体现之一:如大兵团式的围攻战术已成为昨日黄花,小部队的阿尔卑斯式攀登正日益受到攀登者的推崇,追求攀登高度正在向难度转变。(文段来源:2004年冲顶前搜狐旅游的报道)

  最终,11月17日当天,美国人曾山、中国民间攀登者马一桦、康华、陈俊池、陈泽纲沿幺妹峰南侧山脊成功登顶。

  思念食品对幺妹峰的赞助是开创性的,但也是一次性的。而华润雪花啤酒的勇闯天涯,从2005年到2017年,用实际行动赞助了户外运动13年,在泛户外人群和大学生群体中留下了较大影响。

  雪花勇闯天涯——喜马拉雅伟岸的正脸,背包客徒手攀爬诡异角度山壁的黑色剪影。这是几代人的市井记忆,在每个烧烤入味的夜晚,在苟且的生活面前,撩拨着诗和远方。

  2005年,雪花啤酒市场部剑走偏锋,在众多啤酒厂纷纷挂钩足球营销时,用还不怎么火的户外运动概念点燃了20-40岁男性的激情,十多年来,勇闯天涯的品牌Slogan早已深入人心。诚如当时雪花市场总监侯孝海所言:

  啤酒属于一种情感性的东西,常用在值得记忆的时刻,包含丰富的情感因素,其营销应从情感层面找切入点,找一条非典型的路径。

  啤酒属于一种情感性的东西,常用在值得记忆的时刻,包含丰富的情感因素,其营销应从情感层面找切入点,找一条非典型的路径。

  2009年,挑战乔戈里峰活动,虽然队伍只到达6200米,但前前后后全国海选,集训,活动办得轰轰烈烈。

  2012年,雪花组织42名民间户外爱好者到达贡嘎山下海拔5300米雪线年,翻越喜马拉雅大型高原徒步活动。

  2014年,雪花大学生勇闯天涯挑战未登峰,成功登顶海拔5075米未登峰。

  2018-2019,精酿的时代已悄然来临,互联网直播兴起,勇闯天涯从山上回到了城里。但无可否认的是,从2005年到2017年这13年来,雪花勇闯天涯为中国户外出了不小贡献。

  业外品牌对登山的关注不单只有赞助登山活动这一种形式,投资登山探险公司,也成为一种路径。朗诗峰上,就是这样一个先行者。

  2019年1月19日,由朗诗地产董事长田明控股投资的登山公司“朗诗峰上”在北京挂牌成立。朗诗峰上总经理职位由国内知名攀登者包一飞担任。

  田明直言,朗诗峰上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与他战略业务上没有紧密联系度的投资,在朗诗峰上的发布会演讲中,田明举了一个美国百脑汇的例子来解释他的初衷:

  有一次我无意中咨询起他们的运作模式,答案是因为背后有出资人投资。这些出资人你不知道他是谁,百老汇在做品牌宣传时,也不会提到它背后的赞助人和赞助的公司,而是宣传它自己的品牌。一年下来,出资人只是会见一下大家,问问这一年演了多少剧目,上座率是多少,人们是不是喜欢我们的剧目,等等。然后,请大家吃顿饭、喝顿酒,给大家发发红包以表示鼓励,再过一年再见一次面,仅此而已。

  有一次我无意中咨询起他们的运作模式,答案是因为背后有出资人投资。这些出资人你不知道他是谁,百老汇在做品牌宣传时,也不会提到它背后的赞助人和赞助的公司,而是宣传它自己的品牌。一年下来,出资人只是会见一下大家,问问这一年演了多少剧目,上座率是多少,人们是不是喜欢我们的剧目,等等。然后,请大家吃顿饭、喝顿酒,给大家发发红包以表示鼓励,再过一年再见一次面,仅此而已。

  百老汇的运作模式给了田明新的思考。在田明看来,这些投资人做这件事,不是为了出名,也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仅仅出于热爱。

  在这样的投资理念下,朗诗峰上品牌更专注于高端探险旅游,将专业登山与品质生活相结合,推崇“负责任/有质感的攀登”。

  略观本文提及的几个品牌,不难看出,在不小程度上,业外品牌对登山的赞助和投资,都落眼于某种“情怀”,并不太强调挣钱逻辑。什么情怀?对登山运动的向往与挚爱,或是,感佩于登山者的精神气质。

  对这些深耕于都市文明中的企业和员工来说,登山者们迥然不同的人生展开,是一种很好的调和与丰满。

  虽然从2010年开始,国内登山人口开始有较快增长,但总人数占人口比例依旧很少。8000米以上级别的山峰,在国内一年应该只有不到200人攀登,7000-8000米的一年大概有300-400人攀登,4000-6000米的山峰,每年也只有几千人攀登,市场还是比较小的。(宋玉江,鼎峰探险创始人)

  虽然从2010年开始,国内登山人口开始有较快增长,但总人数占人口比例依旧很少。8000米以上级别的山峰,在国内一年应该只有不到200人攀登,7000-8000米的一年大概有300-400人攀登,4000-6000米的山峰,每年也只有几千人攀登,市场还是比较小的。(宋玉江,鼎峰探险创始人)

  我们公司的收入略高于行业水平,月均15000元左右。因为我们背靠朗诗绿色集团,基本工资就可以达到1万,另外还有出队补助。但其他的机构如果后面没有一个大公司支撑,可能基本工资就在4000-5000元,出队补助看担任主向导或是副向导,主向导补助达到1000元在行业内就属于特别高了。(逯海川,朗诗峰上高山向导)

  我们公司的收入略高于行业水平,月均15000元左右。因为我们背靠朗诗绿色集团,基本工资就可以达到1万,另外还有出队补助。但其他的机构如果后面没有一个大公司支撑,可能基本工资就在4000-5000元,出队补助看担任主向导或是副向导,主向导补助达到1000元在行业内就属于特别高了。(逯海川,朗诗峰上高山向导)

  对业内人而言,虽然登山运动看似有前景,但登山运动商业化程度并不高,登山运动小众化的特点,预示着这一市场短期难以迅速做大。

  寻找登山与企业的价值共振,走出圈内,适度合作,这是登山者们与业外资本能互相成就的路径之一。

  你问到还会不会和业外品牌合作,我觉得,应该会吧,跟公司理念发展这块,怎样把我自己的态度,配合到公司的员工培训或是其它一些方面......当然不会是带他们员工去登山,那太危险了......而且我还是有自由的习惯的,在登山过程中,基本不会受外界干扰,所以我基本一到尼泊尔,就会把一切外界的干扰拒绝掉....如果赞助商让我做很多很多,我还是会拒绝的。(Ada,货拉拉山首登者)

  你问到还会不会和业外品牌合作,我觉得,应该会吧,跟公司理念发展这块,怎样把我自己的态度,配合到公司的员工培训或是其它一些方面......当然不会是带他们员工去登山,那太危险了......而且我还是有自由的习惯的,在登山过程中,基本不会受外界干扰,所以我基本一到尼泊尔,就会把一切外界的干扰拒绝掉....如果赞助商让我做很多很多,我还是会拒绝的。(Ada,货拉拉山首登者)